無色

我只想靜靜的
當一棵草
真心

當你染上我的顏色

就是復4預告片裡錘哥的髮色黑掉了的小小腦洞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分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哥哥,請不要繼續傷心了。

洛基坐在索爾的身邊,肩膀緊靠著,他們兄弟倆的距離已經很久沒有靠的如此緊密,洛基將手環過索爾的背,觸摸但是著他的脖頸,如同他曾經對他做的那樣。

請不要繼續傷心了。

輕輕把頭靠在他的肩膀,洛基閉上雙眼,他知道這是無用功,他已經死了,已經死了一段時間,不算長、不算短的時間。

這次不會再復活了……

但是他還是待在他的身邊,儘管他感受不到,他看著索爾抱著他的屍體痛哭、在宇宙裡漂流被拯救、不要命的只為了得到一把可以殺死仇人的武器、將風暴戰斧插進薩諾斯的體內,成為了一個真真正正的復仇者……...

生死一劍 觀後感

*有劇透,慎入
*這是我將生死一劍二刷後的感想
*有點黑雪鴉,但我不是雪鴉黑

電影前半部就是殺無生跟凜雪鴉愛恨情仇,具體內容我就不多說了,就談談角色吧!
先是殺無生,看完本傳又看完劇場的我覺得……無生根本太純,比捲捲還純,可以跟丹翡妹妹一拚了,即使沒朋友也要慎選友人阿!而且劇中稱凜雪鴉"掠",我跟我的小夥伴整個黑人問號了,啥時這倆人感情這麼好了?
後來買了外傳小說才知道這個時候的兩人已經在一起(?)三年了,難怪。
然後台詞什麼…
雪:你可以吹吹看啊…

殺:掠,幫我吹笛子…
雪:我的技巧沒有你那麼好…
殺:笛子的聲音可以讓我更強…
………之類的(我記得不是很清楚,但是台詞傳達的意思大概就是...

酒神與海妖~相識~

*希臘式神話paro(?

*酒神丸x海妖江

*角色OOC注意

OK?以下


神明的宴會總是一場接著一場,永遠有值得慶祝的事物,永遠開不完的宴席,鋪張浪費並且充滿著各種慾望,正如祂們的本性,祂們尊從著自己的本性。
石切丸站在門口,宴會還尚未開始,今天的主角是祂的兄長,說什麼也不能翹掉,雖說是身為酒與節慶的神明,但是一天到晚都開宴會祂還是會膩味的,看著魚貫而入的眾神,來賓意料中的多,連平時驕傲孤僻的神明都來了,是因為主辦人是三日月兄長吧,為了一睹最美麗的月神…什麼的…
"欸,你看,海神大人身邊的是誰?"
"區區一個海妖,怎麼敢闖進神明的宴會?"
"...

直到世界終結 07

花了一些時間把早餐吃完,並且做了一份三明治留給還在睡的宗三。
"小夜,路上小心喔。"
"哦。"
在門口送別小夜,順便塞了把傘給他,雖然早上萬里無雲,可是下午很有可能會下雷陣雨,這是剛剛看到的氣象預報。
然後接下來要幹什麼呢?先把衣服洗一洗好了,為了有乾淨的衣服。依照今天的天氣,洗完晾個三四個小時就會乾的差不多了。
在洗衣機滾動的同時,來整理'遺物',昨晚宗三從壁櫥裡翻出來的很多東西,至少先把常用的物品挑出來。
青江和成千上萬的民眾相同,在整理物品的時候會犯相同的錯誤,當他翻找紙箱裡的東西時,不自覺的開始緬懷過去,不自覺的拖長了整理的時間,只是簡單的整理,時間就已經來...

直到世界終結 -之後

*直到世界終結的石青兩人在一起後的小故事

(雖然本篇裡他倆都還沒見面

*還是希望至少有看過永遠在一起直到世界終結 01,再來看此篇

*明明是獵奇向,卻被我寫成搞笑

以上,ok?


1. 啊、心臟掉下來了。

"石切丸,我的縫線斷了!"

"石切丸,我的腸子流出來了!"

"石切丸,我的心臟掉下來了!"

"啊,心臟真的掉下來了!"

"石切丸你再不理我,我就離家出走喔!"

終於走出房門的石切丸看到了坐在沙發上,一臉氣憤的戀人、流了一地板的大小腸,和他手中突突跳動的心臟。...

夢境

暖和但不炎熱的午後,坐在面向中庭的廊下,陽光灑落在池塘上,水光淋漓耀眼。
啊,這樣的午後,若是有盤茶點該有多好。
喔呀?這是誰準備的和果子,既然放在這裡,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的開動了。
只要自己享受著這樣的美景和美食,難免有些孤獨呢!若是有個伴…
奇怪了,怎麼這麼安靜,連蟬鳴都沒有,其他人呢?是都出陣去了?除了自己,一個人也沒有…
這時吹來一陣風,帶來一陣不合時宜的櫻雪。
啊!是啊,我在夢裡呢!抿了一口方才不存在的茶。果然是在做夢呢!
已經不是第一次做夢,也不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在做夢,但是不論多少次還是覺得這種狀況很有趣,明明是付喪神,明明不是人類,沒有大腦,卻會做夢這點十分的有趣。
眼前的櫻吹雪沒有停止,如果是...

直到世界終結 06

假設都是真的,三年前的3月30日後,青江就已經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沒了意識,在4月1日時的網路直播,極有可能是人為的操作,切腹也是真的,這樣子青江沒死,昏迷不醒的狀態下,被某人關在冰櫃直至今日,這樣的情形…

"也太戲劇化了吧…"宗三這麼吐嘈著。

"而且還是什麼都不明白…"蜂須賀氣餒的說。

"我也這麼覺得,我都懷疑自己已經不是人了。"

"不是人是什麼,幽靈嗎?"

"我不做人啦!JOJO!"

"JOJO是誰?凶手嗎?"

"小蜂不用理他,發瘋呢!"...

直到世界終結 05

現在是春末夏初,已經沒了冬天的寒氣,即使到了太陽下山,氣溫仍舊高的嚇人,連吹來的風帶著悶熱的氣息,在這個時節吃火鍋,如果不開空調,根本就是自殺。

所以身為現在房子的主人,宗三在他人準備火鍋時,就把冷氣開到能吹出冰渣的程度,然後拉出被子把自己捲成繭,懷裡還抱著天然暖爐小夜。

"話說,宗三你今天晚上不去上班嗎?"

歌仙一邊煮著雞骨頭和蔬菜的火鍋湯底,一邊問著無故翹班的宗三,青江則是在一旁和結凍成塊的蝦子奮鬥著,沖水解凍後再一隻隻剪去蝦鬚,這是歌仙奇妙的執著,如果是自己就整團扔進湯裡煮。

"嘛…我已經和店長請假了,反正不管我有沒有去,店裡都不會有客人的。"...

直到世界終結 04

喝一口茶,宗三嘆氣,一副幽怨的樣子。

"看來,你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呢。"

真的,關於影片,青江是一點記憶都沒有,這讓人感到恐懼,因為無知而感到的恐懼,到底自己做了什麼,或者被誰怎麼了,完全不曉得…

叮咚…

門鈴聲打斷了青江混亂的思考,只能無奈的看著宗三。

"看什麼看,去開門。"

一邊嘟囔著這已經不是我家了欸,一邊乖乖的去開門,轉開門鎖,看到了正在翻看手中購物袋的紫髮友人一號。

"…蔥…豆腐…肉…應該沒有少什麼,宗三你忽然間說什麼想吃火鍋,還說有什麼…驚…喜…"

聽到開門聲而抬起頭,歌仙不忘抱怨宗三的任性要求,在看到青江...

直到世界終結 03

看著明朗的晴空,青江對未來感到一片茫然。

"總而言之,先回家吧…"

青江並不遲鈍,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敏感的人,他有注意到的不只是身體的異常,還有時間和環境。他認識這個地方,位於市中心的高級住宅區,旁邊有商店街和百貨公司,是自己逛街常去的地方。

可是卻和記憶裡的有些差距,老字號的菓子屋還在,但是一旁的精品店已經換一間,百貨公司掛在牆上的電子鐘顯示的是和自己的時間差了三年多,已經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了。

搭上依舊熟悉的公車,往家的方向,青江甚至不確定房子是否還在,是不是還是自己的家,但還是想要去看看,一眼也好…

青江的住所是四層樓沒有電梯的老公寓的一間小套房,有房有廳...

1 / 2

© 無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